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笑的博客

在教育中成长

 
 
 

日志

 
 

我和兄弟姐妹  

2017-09-30 13:26:36|  分类: 凡人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兄弟姐妹五个,我和姐姐年龄最近,仅相差两岁,所以关系最要好。
       小时候,因为我俩个头差不多,虽然我是瘦长脸,姐姐是小圆脸,但是不管走到哪里还是被别人误以为是双胞胎。不同的是,姐姐性情温顺,性格随和,两只眼睛像弯月一样,整天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而我却是个包公脸,一脸的严肃,俨然是个小大人。
         5岁左右,我们兄弟姐妹第一次在村子前面的吴村学校照合影,自然得收拾打扮一番。妈妈把在西安工作的二爹寄回来的一件花长袖套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腿上也穿了一条长裤。姐姐看到我穿新衣服,也闹着要穿,大哭一场也没有把新衣服从我身上脱下来。可是照相的时候,姐姐笑颜如花,而兄弟姐妹五个里面穿着打扮最整齐的我小脸却板得铁青。
        记得那时候我跟着妈妈上学放学的路上,妈妈总是调教我:”你的脸板着干啥?不会喜祥一点?“我说:”我就这样,咋喜祥一点?“妈说:”嘴巴别闭那么紧,稍稍张一下。“我不情愿了:”妈,整天张个嘴我难受不难受?!”妈妈对我这个一脸严肃的闺女也没辙了,就此作罢。
        妈妈不仅是我的老师,也是学校的校长,所以经常会步行到距离家15里地的荆紫关镇上去开会。妈妈一走,家里的老大就威风了!他给我、姐姐和妹妹分配家务,烧火的烧火,洗碗的洗碗,喂猪的喂猪。弟弟小,没有任务。分到最后,我发觉他自己啥也不做,我就问他:“你干啥?”哥哥说:“我就负责给你们分工!”我一甩手:“我不干!”哥哥说:“不干就别吃饭!”“不吃就不吃!”我一扭头起来就走人。结果那天中午我饿了一顿。因为经常冲击哥哥的老大权威,所以我俩都走上工作岗位以后哥哥还数落我:“华伟一句话能把人抵死到南墙上!”
       虽然我经常冒犯老大的权威,但也很同情常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哥哥。家里有重活脏活老大得首当其冲,弟弟妹妹犯错他也经常跟着受罚。记得有一天傍晚,放学后我跟着哥哥一起到生产队的菜地里去领分到各家的茄子,锁上家门后钥匙挂到我的脖子上了。等转了一圈回到家里,脖子上的钥匙就不见了!眼看天黑了,我们一家大小站在门口却进不了家门。那天,一直在外地工作的爸爸也回来了。见此情景,爸爸不由分说逮着哥哥一顿胖揍!被打得嗷嗷叫的哥哥边哭边分辨说:“钥匙是华伟弄丢的,你为什么打我?”爸爸说:“她小,你就不该把钥匙交给她。”唉,我的亲哥哥,妹妹实在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
         记忆里兄弟姐妹五个中挨揍最多的就是哥哥。哥哥上中二的时候期中考试成绩不好,有一门不及格。哥哥怕挨罚就自己涂改了成绩。结果被爸爸发现了,劈头盖脸狠狠地把哥哥揍了一顿。爸爸手重,可是哥哥挨打的时候却忍着疼一声不吭。打完回到他自己的房间,憋了半天才嚎啕大哭,妈妈坐在他床边陪着他默默地流眼泪。听着哥哥哭得撕心裂肺,我们几个小的也难过地呆在各自的房间里一声不吭。
         妈妈从来不动手打我们,唯一一次惩罚不知什么缘故妈妈气得让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全部跪下。所有的体罚都来自经常不在家的爸爸。妹妹去还邻居家10元钱,把钱放到袖筒里丢了,回来被爸爸放在膝盖上狠狠地抽打小屁蛋。我仅有一次挨揍是上中一时候和一个堂妹发生矛盾,被爸爸抽了一个耳光。乖巧的姐姐和可爱的弟弟没挨过爸爸的揍,姐姐仅有一次受罚是上课时候在教室里用毛线织腰带被老师一状告到爸爸那里。晚上回到家,爸爸把姐姐叫到他们的卧室罚站,让我也陪着。爸爸拉着姐姐的头发拽了几下,让姐姐回到房间写检查反思自己的错误。回到我们姐俩的卧室我问姐姐:“爸爸拽你头发拽得疼不疼?”姐姐笑着告诉我:“不疼!他拽一下我头就往前伸一下。”哈哈,姐姐真是心眼灵活啊!
       因为姐姐乖巧,所以几乎没挨过打,我们发生矛盾的时候父母往往容易错判。我初一那年,姐姐初三,我俩一起跟着爸爸住在荆紫关镇上爸爸教办室的办公室里。当时爸爸办公的地方是两个半扇房,里面半间是爸爸的办公室兼卧室,外面半间是我们姐俩的卧室兼厨房。晚上睡觉小姐俩通腿睡,分睡床两头。一天晚上睡觉前,一向温顺的姐姐不知何故脱了袜子往我脸上扔,我便立即把她的臭袜子再扔过去。就这样扔来扔去吵起来,爸爸从里屋走出来不问青红皂白先批评我。受了委屈的我难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床爸爸买的是我们最喜欢吃的油条,可是我一口也吃不下去。上学的路上,姐姐在前,我拿了一块小石头紧紧追在她后面准备攻击她。姐妹俩就这样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一直追到姐姐进了教室,我手中的那块攥了半天的小石头跟着她飞进了教室......
       这也是我们姐妹俩仅有的一次矛盾。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姐妹俩合伙整治小我三岁的妹妹。小时候妹妹的头发长了经常是我们这两个姐姐帮她剪短。但是要剪掉她的头发得给她商量半天,可是这边头发刚落地,那边妹妹就立即哭闹:“赔我头发!陪我头发!”气得我和姐姐多次商量:“华娟是个疙瘩蛋,咱俩将来不和她来往。”
       因为父母都是老师,两人一辈子也没吵过架,所以我们兄弟姐妹五人也不会说脏话,不会骂人。可是妹妹跟着村里的伙伴学会了骂人。因为嘴快爱接话茬,妈妈发现家里出什么乱子询问我们时候,妹妹会立即辩解:“不是我干的!”所以她经常挨妈妈的批。有一次,为了一件小事,她张嘴骂我,我不由分说给了她两个耳光。妹妹挨打后明知自己输理了也不敢给妈妈说,一个人躲了起来!天黑开饭的时候却找不到她,我们在家门口四处寻找,扯着嗓子喊她名字。最后在房后厕所的一个放在地面的粪缸后面找到了战战兢兢的妹妹!
        唉!现在想想,我这个欺上降下的人真是可恶!感谢兄弟姐们们不给我计较!
        弟弟是我们家的老五,是一家的宝贝疙瘩。在我们面前凶神恶煞般的爸爸在弟弟面前却是笑容可掬,经常把弟弟放在他膝盖上玩耍。我们四个哥哥姐姐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点嫉妒心也没有,因为我们都爱这个机灵可爱的弟弟。不仅爸爸经常在外人面前夸赞他的小五子,我们也一个个视他为宝贝。
       弟弟动手能力极强,还没上学的时候家里的电出了问题,就是我们几个椅子摞椅子地扶着他上去接电线、装灯泡,我们几个在旁边扶凳子的,拿手电筒的,递工具的,围着他转。
        那时候物质条件极为匮乏,家里吃个白糖也只有生病吃药的时候才能吃两勺,其他时间白糖罐都被妈妈藏起来了。但是,妈妈发现白糖越来越少,就问我们谁偷吃了白糖,我们自然都否认是自己,妈妈就换个地方把白糖藏起来。可是,白糖还是越来越少,依然找不到偷吃白糖的人,忙碌的妈妈也没精力关注这件事情。夏天来了,年龄还小的弟弟穿起了开裆裤。有一天,我们发现弟弟的小屁蛋上满是白糖,这才知道一直偷吃白糖人竟然是这个小不点儿!天冷的时候他穿的衣服厚,吃完白糖手在衣服上蹭蹭再在地上摸爬滚打,白糖就抖落掉了。可这次弟弟大概是觉得小手太黏了,蹭到屁蛋上暴露了自己!我们一家人不禁哈哈大笑!
         因为心灵手巧,动手能力强,弟弟上大二的时候就不再从家里拿一分钱的生活费,全靠他自己勤工俭学挣钱上学。大学毕业的时候,弟弟勤工俭学的存款就有五万多块!
         我们这性格各异的兄弟姐妹五人,现在兵分三路。弟弟在武汉生活,哥哥姐姐在淅川,我和妹妹跟着爸爸妈妈生活在南阳。每年的春节,是我们全家大团聚的日子。弟弟工作太忙,每次回来只能呆三四天,所以我们更加珍惜相聚的日子,连女儿现在最期盼的日子也是春节的时候和妞妞姐姐(弟弟的女儿)相见!
        有兄弟姐妹真好! 时光易老情不老,姊妹情深永不分!我爱我的兄弟姐妹,我更爱辛苦养育我们兄弟姐妹成人的老父老母!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